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茶余饭后 > 读者文摘

最后一封情书

文章作者:楼采凝 | 时间:2016-05-03 | 来源:E书友

最后一封情书 第一章

展彻挺直背脊走出法院,嘴角挂著的笑容是这么的自信满满、神采飞扬,明眼人一瞧就知道咱们展大律师必定又打赢了一场辟司。

    “展彻。”他才刚坐进自己的车里,就看见车窗外站著一个义愤填膺的女人!

    “玉莲,你什么时候来的?”回头一看是她,他可吃了一惊。

    “我是专程来看这场辟司,没想到你还真赢了!”杨玉莲气得脸都胀红了。“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多丢脸?!”

    “我让你丢脸?”他可不是输家呀。

    “我对我表哥拍胸脯保证,说你绝对不会打赢这场辟司,肯定会放水的。可是你……你居然──”她气得双臂环胸。“我们分手吧。”

    “什么?”他大吃一惊,立刻从车里走了出来。“你不是说真的吧?”

    “我就是说真的。”杨玉莲转身对他说:“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了。”

    “好,现在姑且不论我是对或错,可是你表哥呢?他才是人渣一个!”一个只知道花天酒地、花老爸遗产的男人会有什么出息?

    再说,这次会有老师敢在法庭上贡上她表哥,著实令他佩服,他又怎能不全力以赴帮到底?

    “你说我表哥是什么?”杨玉莲瞪大眼。

    “我说他是『人渣』。”他还很用力的加强这两个字。

    “好,很好,那我们是分手分定了。”杨玉莲旋身就走。

    “你这是何苦?”他追了上去,用力转过她的身子。

    “展彻,我告诉你,我杨玉莲不是没人追,当初会喜欢你除了你是黄金单身汉之外,更希望你能以律师的身分帮我做一些事,可没想到你居然帮倒忙。”她用力扯过自己的手。

    “哦,原来你答应跟我交往,完全是因为我有这种利用价值?!”展彻脸色跟著变了。

    “我……我没这意思,是你自己说的。”她别开脸。

    “OK,那我同样要告诉你一句话。”展彻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我展彻一表人才,不是追不到女人,你若执意要分手,我也不希罕,请吧!祝你能够连发,找到一个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

    这下杨玉莲的脸色变得比他更难看,气不过地指著他的鼻尖,只差没泼妇骂街地回诘道:“行,你真以为这世上除了你,其他男人都死光了?!我就找给你看,别忘了我表哥在商界的地位可是不容小看,只要我拉出这条关系,不知有多少名门公子要追求我。”

    “那他们不过是看在钱的分上追求你。”他立即顶回。

    “好,就算看在钱的分上,我也愿意倒贴他们。”杨玉莲竟这么说。

    展彻气得七窍都快生烟了!

    可他还是强持镇定地说:“行,那我们就比赛看看谁先找到新对象,不过可得对方对你死心塌地,愿意为你付出一切的才算数。”

    “好,那就试试看罗。”杨玉莲接受了他的挑战,蹬著高跟鞋一步步的朝前走去。

    展彻眯起眸,看著她坐进自己的车内而后扬长而去,心底可是呕到毙了!

    他也坐进车内、踩下油门,想找个地方平复自己紊乱的心情。

    展彻开著车来到一家夜店,想好好的放松一下。

    他叫了杯调和式琴酒“晶东尼”,一口口喝著。其间不少同样无聊的女人上前搭讪,都被他给回绝掉,可他却跟酒保聊起天来。

    “喂,你有没有女朋友?”他望著正在调酒的酒保。

    “先生,你是问我吗?”酒保停下动作,回望著他。

    “没错,就是问你。”他一口将酒饮尽。

    “呵……我当然有,你应该问我有几个才是,毕竟我不想定下来,大都是玩玩居多。”酒保耸耸肩说。

    “玩玩?!”展彻想了下,不禁笑著点点头。“是呀,年少轻狂时我不和你一样吗?哪个妞正点就追,厌了、烦了就吹,没啥了不起的。”

    “可我听你现在的口气倒像是失恋喔。”酒保看人看多了,会来这种地方喝酒的哪个不是有心事呢?

    只是他不明白,凭对方的谈吐与外貌,和一身名牌的打扮与穿著,应该是所有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吧?究竟是谁那么笨,会将这种多金又帅气的男人甩掉?

    其实酒保说的一点也不错,展彻的外婆是爱尔兰人,他有著隔代混血,蓝黑色的眼珠子尤其迷人,深邃的五官更让他散发出俊逸的神采与独特的魅力。

    “你……厉害。”展彻举起大拇指,对他撇嘴一笑。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是哪个女人眼睛瞎了?”酒保这话一出口,立刻引起展彻得意的大笑。

    “哈……我说你还真不愧是干这行的,嘴如蜜呀。”他称赞著。“再来一杯吧。”

    酒保笑著又调了杯酒给他。“其实这只是这行做太久,人也看多了,自然可以猜出个大概。”

    “哦。”展彻接过酒,又大口喝完一杯。

    “拜托,你喝慢点。这杯你不能再牛饮了,酒的后劲很强。”酒保见他这么喝,立刻阻止。

    “行行。”展彻举手表示知道,但事实上已经半醉了。“你告诉我,你除了能猜出我的心情外,现在这间PUB里,你还能看出谁的心事?”

    酒保左右张望了下,指著展彻身后的男人。“他肯定是在公司吃了瘪,瞧他那副喝酒的狠样就知道他满肚子不痛快。”接著,又指著坐在角落、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她的心事就是刚刚没钓上你。”

    “哈……我真是愈来愈喜欢你了。”展彻闻言大笑。

    就在这时,一位穿著衬衫、牛仔裤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的出现引起了夜店里大部分顾客的注意,因为还真是少有像她打扮如此简单的女人会来这种地方。

    当然,展彻并没有遗漏掉。

    “你觉得她怎么样?”他指著那女人问著酒保。

    “不错,百分之两百正点。”这女孩不只漂亮,还颇有气质,让人第一眼就会注意到她。

    “那她的心事是?”展彻的考题又来了。

    “嗯……她那模样不像失恋,倒像是遇到挫折。”他煞有介事地解释著。

    “好,那我就拿出英雄本色,过去安慰安慰她罗。”展彻笑了笑,一口气将杯中酒倒进嘴里,动作之快让酒保想阻止已来不及了。

    “再给我两杯。”展彻向酒保勾勾手。

    “什么?你喝几杯啦!”酒保摇摇头。

    “怕我付不出钱吗?”展彻睨了他一眼。

    “这……好吧,我可是好心劝你。”

    递上两杯晶东尼,展彻拿著酒便朝那女人走了过去。

    “小姐,等人吗?”展彻主动坐在那女人对面。

    她先是看了他一眼,但随即转向另一边,不语。

    “呵,怎么了?怕我打扰你?”展彻凝唇一笑。这时服务生端来她刚刚点的水果酒,展彻看著,不禁又道:“这种酒解不了愁的。”

    “你怎么知道我满腹愁苦?”她立刻抬起头。

    “会来这种地方的人,哪个是心情愉快的?”展彻淡然一笑,将搁在桌上的另一杯酒递给她。“这杯请你。”

    “这是?”她看著那精致的酒杯。

    “晶东尼,我最爱喝的一种酒。”他双眼带著醉意,醺然之中更添魅力,尤其他蓝黑色的瞳心透过晶透的酒液所显出的光影,更教人迷醉。

    “谢谢。”她接过手,想也不想就喝了一口。“呃,好辣。”

    “你不会喝酒?”瞧她喝酒的模样就略知一二。

    “我平常连啤酒都不喝的。”她说的是实话,啤酒是液体面包,为了保持身材,她绝不轻易触碰。

    “那我看你还是别喝吧。”

    他想拿回她手中的酒杯,却被她闪过。“不,我要喝。”说著,闭上眼、捏著鼻子,将酒全数饮尽。

    展彻看得直想笑,摇摇头又揉了揉眉心。“拜托,不会喝酒就不要勉强,醉了的感觉可不舒服。”

    就像他现在,想定睛看清楚她,可她的身影却摇摆不定,想挥去脑袋的晕眩感,却怎么也办不到;奇怪的是,每个人都知道宿醉的滋味不好受,偏又沉溺其中。

    “不过感觉真好。”她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会有“藉酒浇愁”这句话了。

    展彻撇唇一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夏盈萱。”她望著酒杯上反射的光影,笑了笑。

    “夏……盈……萱……”展彻喝了口,清浅一笑。“好名字。”

    “你呢?”她挑起一双柳眉,眼中已写上茫然。酒精这东西就会欺负生手,才刚下肚,就在她脑袋掀起微晕的波浪。

    “展彻。”他一手搭在她肩上。“我跟你一样,发愁才来这里的。”

    “哦。”夏盈萱笑了笑,取下他手中的酒杯,又灌进自己嘴里。“那就喝吧,可以醉得彻底一点。”

    “ㄟ……你还真猛!”这女人不曾喝过酒,居然一口气喝了两杯!是在跟他拚酒吗?

    “我一点也不猛,如果……如果我猛的话,就不会天天被房东催讨房租,还逼我离开……”醉了,她就不用再伪装坚强,可以将一切埋怨、一切不满给吐出来。

    “你说什么?”他已醉得听不清楚她的话意。

    “我说……呃……”好难过……现在她知道酒醉的痛苦了。

    “我看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展彻硬撑著站了起来,扶起她,两人步履微颠地朝外头走去。

    “喂,你还没付帐。”酒保及时喊住他。

    “是呀……对不起。”展彻掏出一把钞票放在桌上,接著便扶著夏盈萱一块儿走了出去。

    眼看外头一片漆黑,展彻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把车停在哪儿,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倒是夏盈萱肚里的酒精尚未完全发挥,她左右张望了下。“我住的地方,应该……应该就在那里。”

    “好,我送你回去。”於是展彻便拉著她,两人半醉半醒地朝前直走。

    这样的夜生活、这样的霓虹灯、这样的车水马龙,已将台北入夜后的形形色色都映照出来了,而他们便是其中两个人。

    所幸她的住处离那间PUB不远,两人不多久便走到了。

    “我住的地方到……到了。”她指著自己租赁的公寓。

    “到了,那就好。”展彻想离开,可是这里的环境竟让他觉得好陌生。“我……我该往哪儿走?”

    “往……”她也说不上来,而且觉得自己就快睡著了。“你要不要跟我上楼,坐……坐一会儿?”

    人家好心送她回来,自己却迷路了,她怎么可以赶人家离开呢?

    “也好,谢谢你。”展彻道了声谢,说真的,他现在还真想找个地方坐下,好好睡上一觉。

    他跟著盈萱上楼,一进入房里,他再也受不了的倒向沙发呼呼大睡。

    “喂,你别睡呀……怎么可以睡在沙发上。”盈萱想摇醒他,可是她的醉意也愈来愈重,最后竟倒在他身上也同样睡著了!

    一道曙光从窗帘缝里投射进来,映在盈萱的脸上,她先是揉了揉眼,又轻眨了下,当眼睛完全张开时,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在沙发上!

    昨晚似乎发生了很多事,但她却有些记不得了,隐约中她好像睡在一个宽阔的臂弯中,藉由这份安全感一觉到天明。

    才起身,她却发现自己衬衫的钮扣不知何时被解开,牛仔裤已被褪到大腿上!她吓得立即坐直身子,然而更意外的是……她居然看见一个大男人就睡在她身边!

    “啊──”这款惊人的尖叫声,任谁听了都会猛然清醒。

    展彻立刻坐直身躯,当双眸与她对视的刹那,两人同时一愕。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里?你的衣服……”夏盈萱指著他光luo的上身,还好他的裤子还穿著,否则她定要告他强暴!只是……为何自己竟会变成这副样子?

    “我是谁?”展彻指著自己的鼻子,想了想后便恍然大悟。“小姐,你是不是得了健忘症,我昨晚还跟你一块儿喝酒呢。”

    “喝酒?!”她敛下眼,沉思著。

    的确有这个印象……昨晚她因为心情郁卒,这才跑去外头的夜店,听说只要喝了酒,什么烦人的事都会忘了。

    “没错,你千万别告诉我,连这点印象你都没有。”展彻直瞅著她的脸,接著从她的脸移转到她胸前。

    虽然她拿著被单遮掩著,可那呼之欲出的软绵酥胸却不听话的浅露出来,若隐若现的看起来更加惹火呀!

    “没错,我想起来了,可是──我的衣服你怎么说?为何醒来后会变成这样……”说时,她便垂下脑袋,这才发现她的**都跑出来了!

    “你转过脸去。”她大声喝令,将自己裹得更紧。

    “好。”他无奈地转过身,重吐了口气,心有不甘地开起她的玩笑。“我想是你在睡梦中想占有我,才会脱了自己的衣服。像我的上衣不见了,不也是你的杰作?”

    “你说什么?”穿好衣服后,她立刻回问。

    “我说你对我一见锺情了,对不对?”展彻居然扬声大笑。

    “你别再胡说八道了!”她用力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脸委屈地瞪著他。“本来我还以为你是好人,没想到你竟是一名登徒子。”

    他饶富兴味地说:“哈……我不过是跟你开开玩笑,你还当真呀?”

    “你!你……”她眼眶微红地望著他。“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是,我下次会换一个。”他还耍嘴皮子。

    “好了好了,我心情乱死了,请你离开吧。”房租的事都还没解决,现在居然冒出个男人,她甚至连自己还是不是清白的都搞不清楚,真想跳楼自杀算了!

    “要我就这么离开?”他也穿上自己的衬衫。

    “那你还要怎么样?”

    “你还没说要怎么对我负责呢。”真不敢相信在夜店里还会遇上这么单纯的女人,不逗逗她,又怎对得起自己?

    再说他现在心情不是很好,有个“有趣”的女人抬抬贡,似乎也不错,至少可以让他暂时忘掉那些恼人的事。

    “什么?对你负责!”夏盈萱瞪大眼。“拜托,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先生。”

    “ㄟ……别那么生疏,昨晚我虽然醉了,可还记得咱们有自我介绍,我姓展,叫展彻。”他还笑得出来。

    “昨晚的事我不追究是因为我……我没有那样的印象。”她陷入思考,小小声的自言自语。“再说我虽然衣衫不整,可……可裤子又没脱了……”

    “小姐,你是在装清纯吗?你以为非得脱长裤才能做那件事?”展彻仰头大笑。

    “你偷听我说话干么?”她吓了一跳。

    “是你自己说得那么大声,我又不是聋子。”

    展彻突然压低声,目光锁著她在日阳光点的照耀下,闪著晶莹光泽的柔软肌肤。“再说……也不一定要全身脱个精光才算数,事后再穿上不就行了吗?”

    她听得面红耳赤,呼吸像是窒住般,久久才发出声音。“你……你的意思是,你真的对我……对我做了那种事?”

    本来她还一直不肯相信,没想到真是他……兽性大发!

    夏盈萱跳离他身边,以一双提防的眼神看著他。“你别过来,否则我要大叫了……”

    一想起自己维系二十几年的清白就这么报销了,她怎能不伤心、不难过呢?

    “你别那么天真好不好?人家随便说一句,你就──”

    可恶、可恶,她愈想愈不甘心!不等他把话说完,她便冲进厨房拿来扫把。“你还是不走是不是?那我报警罗。”

    她边说边走向电话,拿起话筒时还不忘在他面前挥动扫把,佯装自己的泼辣。

    “拜托,你这是干么?”他向前一步,被她的反应给弄得啼笑皆非。

    “别过来──”她当真按下一一○!

    “你疯啦!”展彻立即扑向她,按掉电话。

    “你才疯了!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素昧平生,我……”她吸了吸鼻子,委屈满腹。“我……我甚至还把地方借给你睡,你怎么可以……”

    “我没对你怎么样,小姐。”展彻抚额大叹。

    “骗人!”她大声咆道。

    “骗……我刚刚是骗你的,现在说的才是实话。”没错,他是醉了,可是还不至於醉到做了那件事都不知道。

    说她身上的衣物会变得如此狼狈,的确也是他的错,昨晚他迷迷糊糊地将压在他身上的她当成了玉莲,这才兴起与她亲热的念头。但是他真的太累了……扣子解著解著就昏昏睡去。

    “你以为你现在说这些话我就会相信?”她冷笑。

    “这样好不好?你把扫把放下,我们这就去医院检查,如果医生真的证明你我昨晚有发生什么……我对你负责,可以吗?”他可是律师,一个能言善辩、舌粲莲花的律师,若说不动她,岂不有愧於他的职业?

    就见夏盈萱先是犹豫了下,接著又看了看他的外表,瞧他长的一表人才,还有那身名牌货,这样的男人实在没必要贪她这么一个平凡女人的便宜呀!

    “你真的没对我怎么样?”她试著又问了一次。

    “真的没有,我发誓。”他举起手。

    她眉头一蹙,丢下扫把。“算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没工夫跟你生气,你还是走吧。”

    展彻点点头。“我马上走,但我还是要向你说声谢,谢谢你昨晚收留我。”

    夏盈萱望著他,瞧他一边说、一边从衣服口袋中掏出皮夹,抽出一叠钞票,“我不知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激,这些──”

    “拿回去!”夏盈萱瞪著他,重重一喝。

    这是什么跟什么嘛!从她这儿出去,还丢下一把钞票,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她……她是靠卖灵肉维生呢。

    “你别误会,我只是……”

    “别说了,快点出去好不好?”她指著大门,心情郁闷之下,口气实在也不太好。

    “OK,我出去就是,别生气了。”展彻耸耸肩,可在走出大门前又转身补了句。“我想对你说句实话。”

    “又有实话!”她错愕地瞪著他。“那么你刚刚那些全都是谎话罗?先生,请问你的实话到底是哪一句?”夏盈萱被他这么一说,已经有种快发狂的前兆。

    “别误会、别误会,这句话跟刚刚那些完全无关。”展彻瞧著她那双闪著红火的眼,为避免被星火波及,他赶紧解释。

    她别开脸。“要说就快。”

    “好。”他撇嘴一笑,连忙道:“其实你的身材不错,够火辣──”

    夏盈萱深吸了口气,顺手抓来扫把追到大门外,可他已经跑得不见踪影!

    她瞪著楼梯口,没力气再追上去。算了,就自认倒楣吧,就算自己真失身,至少对象还是个帅哥,这倒能弥补一下内心的缺憾。

    可是他实在太欠扁了,下次如果再让她遇到,她肯定……肯定要……

    夏盈萱无力一叹,她能肯定什么呢?打他、骂他还是杀了他?!看来老天爷真的是忘了眷顾她了……

    无力地踱回沙发旁,她赫然想起念书时,课本上不是说第一次……第一次**会落红吗?再说,如果真有什么,男人也会……也会有那种……

    她愈想脸儿愈红,赶紧起身检视一下自己的身体,可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哈……”想到这儿,夏盈萱忍不住大笑出声,并暗骂自己没事闹什么笑话呀!罢刚那个叫什么彻的男人,一定在心里笑死她了。

    还好……他们今后不可能再见面了,绝不可能!

 1/10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标题:最后一封情书 版权说明
我和阿雯的故事
谢谢你曾经拒绝我

读者文摘标题:最后一封情书

读者文摘地址:http://www.eshuu.com/yuedu/wenzhai/75.html

1、本页面《最后一封情书》一文由E书友电子书下载网的书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
最新读者文摘
书友推荐读者文摘
热门读者文摘小说下载
热门图文阅读
苍井空:女人性高潮阴部的惊人巨变 苍井空:女人性高潮阴部的惊人巨变苍井空:女人性高潮阴部的惊人巨变
女性性交时阴部会有什么
肉色非全裸-肉色内衣图集第一波 肉色非全裸-肉色内衣图集第一波不是全裸而是肉色-肉色内衣图集 肉色非全裸-肉色内衣图集第一